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小女人的幸福生活

爱生活、爱自然、爱家人、爱自己、爱做菜、爱烘焙

 
 
 

日志

 
 

魂之轮回(九)

2006-09-19 20:05:02|  分类: 游记“魂之轮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止不住好奇心,一头扎在他们人堆里去问个究竟,结果此人就是------这些游客同志们称他为“彩虹喇嘛”,一个中年的颇有点风度的上海男人叫他“儿子”,刚刚在大殿念经的喇嘛们尊称他为“大喇嘛”,而巴嘉活佛则叫他“徒弟”。啊,这么点大的小孩儿居然有如此多的称号,我更加好奇了。

为什么称为“彩虹喇嘛”呢?因为他每次来的时候,党培寺前面的雅砻江上就会挂着一道彩虹,走的时候这情景同样也会出现,每次来、去都如此。

为什么他爸爸叫他“儿子”呢?因为他现在才8岁,在上海上小学2年级。

为什么巴嘉活佛叫他“徒弟”呢?因为他就是巴嘉活佛认的俗家弟子,是真正的徒儿,是举行过仪式的正式的徒弟。

为什么又称为“大喇嘛”呢?因为他在去年来过这里,举行了重大的“座床”典礼,他是党培寺的主持,那些喇嘛都受他的领导。

    说起这事还得从2000年讲起,他和他的爸爸在一个慈善酒会上认识了巴嘉活佛,那年才5岁,活佛跟他一见如故,就直接跟他爸说想收他为徒弟,问他爸愿意不愿意?当时他爸觉得就是玩笑话一句,根本没放在心上,因为藏传佛教的喇嘛都是藏族人家自己将男孩子送到寺庙里去的,一般是家里只要超过1个儿子,就会只留在家里一个,其余的都会送到寺庙里当喇嘛的。而收汉族人当徒弟,当喇嘛,这可都没听说过呀。他爸当时就笑笑没有作答,结果巴嘉活佛却常常给他爸打电话询问他的情况,每年只要一到上海,就会约他们父子见面,还常常邀请他们到四川来,到甘孜来,到阿须来,到党培来,可是他爸从来就没认真过,就没想到要把孩子带到高原藏区去。

    这样,与巴嘉活佛交往了2年多,孩子也7岁了,他爸爸想孩子要上学了,上学后根本没时间旅行了,不如在这个夏天带孩子去玩一次,这时才想到不如去四川,不如去找巴嘉活佛,不如去到巴嘉活佛常常说起的草原去看看,而且早听活佛说七、八月的草原是最美丽的,上面开满了小花,是红一片、紫一片、黄一片、绿一片的,像五颜六色的地毯,还有蓝天、白云、牛羊成群,还有白色的帐篷……这一切对于居住在上海的人是陌生的,是充满诱惑的,先忘掉当徒弟这码事,就是这些从活佛嘴里随便一说的景色就足已让他们动心了,于是他爸邀约了几个朋友和单位的同事就决定在七月中旬到四川来。

既然决定了要来找巴嘉活佛,他爸就给活佛打电话告之此计划,没想到活佛说:“好啊,你们来吧,我都安排好了,23号上午我在党培寺等你们。”他们就于20号坐飞机到了成都,租了2个车直奔目的地-------甘孜州德格县党培乡。

23号早上他们就顺利到达了党培乡,走进到寺庙的岔道口时,看到了由2颗高大的松树挂着的红色横幅,上面写着“党培寺大喇嘛座床典礼”,他们几个心里还高兴,还赶上了庆祝活动,运气不错。车子慢慢开到了雅砻江边,党培寺就在对岸,那时候江上还没有桥,不管是老百姓还是喇嘛还是巴嘉活佛,都得坐小渡船撑到对岸去,他们当然也不例外了,可是今天的船不是平时破烂的小船了,而是一条披着红绸带,扎着大红花的大彩船,江边还有一个大帐篷。几个高大英俊的藏族小伙已经上前迎接他们了,把他们请到帐篷里坐,然后有个很精神的小伙子捧着红色的藏族衣服走到我们的男主角旁边,请他把这个衣服穿上再过去,说活佛已经在寺庙里等着了,我们的小男孩儿上前双手接过衣服,就由着这个藏族小伙子给他脱去牛仔服穿上藏袍,这小伙子穿得很仔细,还给露了一支胳膊,这一打扮还真像个藏族小孩,只不过皮肤太白了点。他们看着都咯咯地乐,觉得挺好笑的,但是我们的男主角很入戏,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严肃,又很庄重。他们停止了笑,跟着这个小伙子一同上了船,船头上立马吹起了号角声,这声势非常大,非常庄严,不知不觉中他们隐隐有点害怕了。

船慢慢悠悠地往对岸行驶着,大家都不做声,全都被这庄严的气氛慑住了,全然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了,特别是孩子他爸,心里觉得很虚,觉着是要出什么事了,可是他又不能去做什么,唉,这份着急就甭提了,原本只有几米宽的河道,现在却感觉好不容易才到了岸似的。小伙子领着我们的男主角大踏步地走向寺庙,直接带他坐上了寺庙中间的莲花座,巴嘉活佛就坐在旁边,笑着他入座,等他正襟严威地坐好了,活佛一挥手,全场马上安静下来了,活佛翻着面前厚厚的经书念着,小男孩子一会儿拿起桌上的铃晃着,一会儿又抓起一把青稞向前抛撒,总之他的一举一动跟活佛配合地非常密切,就向事先排练过一样。这以太神奇了,小孩儿他爸都看傻了,这些平时都没有教过他呀,他也没看到过这种场面啊,怎么会一下如此娴熟地掌握这些动作呢?他的脑子里一下涌出了好多无法解释的问题。可是整个上午他的儿子都安静地坐在莲花座里做着他的工作,一丝不苟,这种状态以前是重来就没看到过的,他都快不认识自己的儿子了。

直到中午吃过饭,他儿子才跟他说话,说这里的饭很好吃,他问儿子累不累,儿子平静地说,怎么会累,我在工作了。他爸就不吱声了。

下午也是在寺庙里做法式,傍晚活佛带他们参观了整个寺庙,然后对孩子的爸说,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这儿,这是他的家,我今天就是将党培寺交给他,让他来当主持,今天的典礼就是为了他,他是党培寺的大喇嘛。

他爸听了这话非常惊讶,感觉活佛要把儿子抢走了,赶忙对活佛说,他还小,哪能做主持呢,这是不行的。

活佛说,你现在不用担心,他继续在上海上学,等他大学毕业了再回来,我给他找了个伴,叫洛次,这次就跟你们回上海去,让洛次教他学藏文,每天念2个小时的经书就好了。

听了活佛的话,他爸爸算是稍稍放下心来,可不安的担心还是存在,难道孩子的命运就是如此的吗?他会坚持做这个工作吗?会辜负活佛的一片心意吗?种种不安让他无法入睡。

第二天活佛就让洛次带着他们一行去山上玩,去看高原草旬上的小花,他们都兴奋不已,拍了好多照片,晚上有人就拿出数码相机翻看,她越看越激动,居然从地上跳了起来,对孩子他爸说,快来看,这些没有***的照片,我们给他拍了那么多,还有我们的合照,怎么都没有他的头像呢,太奇怪了吧。这她这一闹,都围着看她的相机了,随后都把各自的相机打开看,果然都没有他的头像,大家都惊呆了,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全都看着他爸沉默无语了。

等他们回到上海将照片洗出来,还是没有他的头像,取而代之的是一团烟雾。

他们把这张照片拿出来给我们看了,他爸爸说,就因为如此,我们认命了,相信活佛的话,他也许就是个小活佛,他回到家里每天都会在功课做完后跟洛次一块儿念经书,他的藏语学得很快,念经的时候很认真,这是命啊。

  评论这张
 
阅读(52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