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小女人的幸福生活

爱生活、爱自然、爱家人、爱自己、爱做菜、爱烘焙

 
 
 

日志

 
 

魂之轮回(二十)

2006-10-13 17:50:12|  分类: 游记“魂之轮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感觉到背后有人在拉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张师傅他们,哦,你们回来了,他们呢?已经进庙子里睡觉了,你们也去睡吧。我说,好,就拉着柯跟他们一起从车子上将我们的包拿下来,进了寺庙里,他们都回来了,正在铺睡袋了,我俩找了个靠边的地方,也将我们的睡袋拿出来铺在地上,这个地面是木板的,还好不是很凉。但是我俩只带了抓绒睡袋,太薄了,他们可是带齐了装备的,有地垫、羽绒睡袋,好家伙,他们的装备都是一个牌子的呀,全是“奥索卡”的,就连衣服、鞋子也全是。我止不住好奇,就问旁边一个女孩儿,你们都是一起买的“奥索卡”啊?买这么多,是不是打得折扣挺多的?她一边整理,一边回答道,是一起买的,打了折的,就是组织这次活动的领队让我们买的,都是在她的户外店买的,每个人都是配齐了的,从冲锋衣、裤,抓绒衣、裤,羽绒服、帽子、鞋子、到地垫、羽绒睡袋、帐篷,全都是“奥索卡”的,她说这个牌子的户外用品好,就花了好几千块钱买了,我们都是第一次参加户外活动,第一次上高原,她说就是要配上这些装备才能上高原的。我听后,一个字“晕”,这个俱乐部太能赚钱了,组织一帮人,再让每个人都配上一整套装备,再交些团费,就是带他们上高原去赶庙子,去看寺庙的开光典礼,然后就吃寺庙里不花钱的自助餐,晚上又是露营,在寺庙里打地铺,他们就只花了租车费和汽油费而已嘛,剩下的就全是净利润了,真真的,实足的奸商啊,真是太黑了!难怪她带我们一段路还说跟我们算钱了!

了解到了这个俱乐部的领队如此黑心,而且脾气很臭,我跟柯小声说道,明天我们直接走了吧,到甘孜县直接坐车到康定去算了,不跟他们一起玩了?柯说,我也正有此想法,呵呵,难怪我俩一直坚持着二人行,我俩简直就是“美女所见略同啊!也难怪,志同才能道合嘛!”

我们从尼姑那儿要来了2床被子,一床铺在下面,一床盖在睡袋上,我俩就只有挤在一起取暖了,靠相互的身体发热熬过这个冰冷的黑夜了!

早晨七点多钟,我俩就起床了,因为我们着急想找车,看看今天有没有车子到甘孜县去,我出门就碰见了东方,就问他今天有没有车下山?他说有吧,具体的不清楚,让我们先上去吃早饭,再去问问别人吧。我俩只有上楼去了,在藏区,早餐永远是糌粑配酥油茶,就象我们平时吃的牛奶配面包,豆浆配油条一样的协调、一样的恒固不变。张师、汪师已经坐在那里喝着酥油茶了,我说,一会儿我们想直接去甘孜县了,不想再玩了。他问我们怎么下去?我说,车子还没联系好了,郁闷啊!他说,没事,反正我们一会儿是要路过甘孜县的,还是坐我们的车子下去吧!我说,真是谢谢你们了,就只有这样咯!

上午10点多钟,张师将我们送到了甘孜县城,我俩直接去到长途汽车站,可是今天的班车又是一大早就开走了。在甘孜和阿坝这2个藏族自治州地区,坐班车一定要提前一天买好票,班车发车的时间都是在早上的八点钟之前,一般是早晨六、七点钟就发车了,所以想要临时购票上车几乎很难。我们只好背着大包到县城的各个宾馆门口去问有没有到康定的车子,可是找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这个时间已经有点晚了,该去康定的车子都已经走了。我俩就直接站在去康定的路口等,看到一辆川A牌照的车子就上前去问“师傅,你们是去康定吗?”结果问了好多车子都是说是本地的,哪儿也不去。我们好失望,还是决定先在这里多等等,真的找不到车了,就去定明天的车票,在这里住一晚上。

我们站在马路边,将包包放在身旁,眼睛一直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生怕错过一辆,因为我觉得今天已经是105号了,来这边玩的人应该都要往回走了,所以比较坚定能遇到回成都的车。我们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有等到车子,我们几乎要放弃了,这时突然闪出来一个念头,我心里默默地念到“活佛啊,保佑我们吧,让我们今天能遇到回康定的车吧,我想回家了!”我心里反复地念着,当念到第四遍的时候,一辆红色吉普车被柯拦下,我们上前去,车子里有2个男人,中年男人在开车,年轻点儿的坐在副驾上,我们问道,师傅,你们是去康定吗?就是哦,有啥子事?司机探出头回答。我们能不能坐你们的车到康定去,今天我们没有买到票,急着要回成都了!我一脸焦虑的表情,师傅手一挥,“包放在后面,上来吧!”

谢谢了,谢谢了!我俩满欣欢喜地坐上了他们的红色吉普车,车子刚刚启动,师傅转过头问我们:“你们是日本人吧?”我晕哦,怎么变成日本人了,我马上用正宗的四川话跟他说“我们是四川成都人,是中国人”,“哈哈哈哈”他们2个人跟我们一起哈哈大笑,原来都是四川人嗦!那就说四川话嘛!我笑着说“哦呀,哦呀!”他们又大笑,你连藏语都会讲嗦?我就会这一句,天天听活佛说的,就学到了。我很好奇他们为什么认为我们是日本人,就问道,为什么把我们看成日本人了?司机师傅说,看到你们的装扮,还有就是外国女人的胆子大,才敢2个人到关外这么远的地方来耍。哦,原来是这样理解的。

一路上我们就用提问的方式交流着,我们告诉他们,是去德格玩了回来的,也了解到了他们的情况,中年男人让我们叫他黄师傅,在康定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年轻一点的,姓陈,让我们叫他小陈,我看着也觉得他比我们小,小陈说他今年刚刚考上甘孜州交通局的公务员,正准备去康定报到了。我说你真行啊,公务员不好考的。

我们就这样毫无戒备心的聊着天,通过交流,彼此已经相互认识了,到了一点多钟的时候,黄师傅说停下来吃点东西,我们就拿出了饼干,他们也拿出来牛肉干等零食跟我们一起分享,不过,他俩还开了一瓶白酒,问我们喝不喝,我们肯定赶忙摆手说喝不来。

  评论这张
 
阅读(6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